哈尔滨康辉国际旅行社迎接店庆,所有旅游路线全部特价推出,报名有红包返利活动哦!欢迎来电咨询0451-55555609 不要错过哦。

侵华日军731细菌部队

发布者:哈尔滨旅游打折网 发布时间: 2013-09-19 11:17

   在美丽的冰城,有这样一个地方。这个地方记载了一段关于中华民族屈辱与被侵略的历史,一段没绝人性的大屠杀,丝毫不逊色于南京大屠杀,相同点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罪行的见证。

 


 

   日本历届政府对这段历史采取不承认的态度、甚至说中国政府和人民强行捏造事实,但历史不可泯灭,光影资料和遗迹人证无证均留下了铁的事实。侵华日军731罪证阵列馆,每一个炎黄子孙心中的痛,一个无法愈合的伤痛。在陈列馆里有一个走廊,里面黑色的小牌子记载着在这里遇害的有名、无名、中国、朝鲜、蒙古等有国籍和无国籍的遇难者。一块小牌子,除了烫金的名字和有的照片外,所承载的是一段辛酸的往事,731细菌部队的罪行在逝者的铭牌前诉说给每一个参观者。也许你没有机会来这里,但是你要知道、并且让你的子孙后代都记住这段历史。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准备把细菌实验基地转移到中国东北:其原因就是需要在临近苏联边境的地方建立细菌战根据地,以供将来实行进犯苏联之用,因为苏联远东地区是包括在日军阀侵略计划以内的。再就是在满州境内有可能获得大量非日本籍的活人做为进行细菌试验的材料。怀着这一不可告人目的,1932年8月,石井四郎和增田知贞等4名科研者、5名雇员来到中国东北地区考察。1933年,日军大本营批准了石井四郎在我国东北地区建立细菌研究基地的报告。同年8月,在哈尔滨市南岗区秘密设立了石井部队,石井四郎任部队长。其附属细菌实验场设在70公里以外的黑龙江省五常县的背荫河,该实验场也称“中马城”(因为有个叫中马的大尉管辖这个“兵营”,因此人们称它为“中马城”)。在关东军内部,称这支部队为“加茂部队”、“东乡部队”、“石井部队”,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开始了细菌战的研究、生产和人体实验。

 


 

    1933年9月30日,“中马城”发生暴动,12名抗联战士成功逃出“中马城”,此后抗联三军多次袭击“中马城”。石井四郎感到把细菌实验场建在抗联游击区是错误的选择,他确信“中马城”的秘密已暴露无遗。1934年夏季的一天,“中马城”武器弹药库突然爆炸。事故发生后,石井四郎以“失火”为由,将“中马城”转移的报告递交日本陆军大本营,并得到批准。不久,“中马城”陆续迁移,拆除设备,运往哈尔滨。

“中马城”的日军撤到了哈尔滨“南栋”。“南栋”是加茂部队的本部,位于哈尔滨南岗区宣化街和文庙街中间地带,在日本陆军医院的南院,它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实质上是从事细菌研究的“石井部队”。本部的主要任务是制造滤水器和“石井式”土陶细菌弹壳。它临街的大铁门经常关闭,由日本兵把守,细菌实验活动在里面二层楼内由日本军医秘密进行。

如此神秘的细菌部队,在大城市进行大规模的细菌实验活动有诸多不便,会遭受世界舆论的谴责。于是,石井四郎酝酿出一个更大的阴谋,决定移师哈尔滨平房。石井四郎的计划得到了日本裕仁天皇的批准。在伯力城,川岛清供称:“由于这个缘故(731部队增员,扩大细菌生产基地),日本天皇就于1940年颁发了一道新敕令,责成把部队内主要部分移到哈尔滨城南约30公里处的平房地区,部队基本活动,如研究、实验和生产事宜,都在那里进行。”
    1933年,日本侵略者修筑拉滨铁路,在平房屯附近设置一个小站,称“平房站”。1935年,石井部队开始在平房站以北4公里处勘测,圈占土地。1936年春季,“石井部队”突然设营驻扎,对外称“关东军防疫给水部”,这一年在平房地区开始大兴土木。1938年平房细菌基地基本竣工,到1940年工程正式结束。1938年6月30日,日本关东军发布了“关于设立平房特别军事区域”的1539号命令后,平方镇与日本空军8372部队营区、石井部队营区构成特别军事区域,面积达120平方公里。平方镇占地约16万平方米,主要建筑物有70余座,中心建筑为本部1栋和四方楼。


 

   1942年冬,731部队在安达实验场进行一次鼠疫菌传染实验,目的是准备把装有鼠疫菌的炸弹投下去,观察鼠疫菌在冬季的传染效果。30多名被实验对象用汽车从平房运来后,被分别绑在用冰冻的木桩上。当731部队的实验人员撤退300米的远的地方观察时,突然发现一个被实验者挣脱了绳绑,接着所有被实验者四散奔逃。使这次野外实验以失败告终。
    在特别监狱里,反细菌实验的斗争也是很激烈的。被抓进731部队秘密监狱里的中共党员、爱国志士以及苏联红军战士,运用巧妙的斗争方法,英勇无畏的进行着顽强的斗争。这种反细菌实验的斗争不是自发的。我们从对日本细菌战犯的审判材料里得知,监狱里确实存在着有组织 反细菌实验的秘密活动。

    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期间,731部队肆无忌惮的大量制造细菌武器,惨绝人寰地用活人做实验,在中国各地使用细菌武器,残杀人民。尤为可恨的是在它垮台之时,继续干着灭绝人性的罪恶勾当,把自己生产的烈性传染病菌撒布出去,给中国人民造成长期难以根治的遗害。实践证明,凡是有日军细菌部队活动的地方,解放后都发生了瘟疫。
    19469月,平房地区人民迎来了哈尔滨解放后的第一个金秋。他们正在准备收割即将成熟的庄稼,这时,祸从天降,后二道沟屯、义发源屯和东井子屯,发生了从来没有过的窝子病,疫情像决堤的洪水蔓延开来,暴死的现象接连发生,人们哭嚎连天。
     据历史资料记载哈尔滨地区虽有人间鼠疫流行,但都是外地传入的,属于输入性的流行。日本帝国主义在投降前夕,731部队把大批染疫的鼠、蚤四处扩散,污染了平房及其周围地区,最后鼠疫疫源固着下来,并不断引起人间鼠疫的发生与流行,形成了哈尔滨疫区
    哈尔滨疫区自1946年至1954年间,共发生鼠疫6次,患者200多人,死亡100多人。其中,当地原发性鼠疫患者100余人;由外地传入者2次,发病数十人。
731部队不仅在哈尔滨,而且在它所到的东北和华中许多地方,也都留下了发生细菌传染病的后患,如乌兰浩特的王爷庙、林口一六二支队驻地附近的七星泡村、古城镇一带,解放后也连年发生人间疫病和牛瘟。我是80后出生的。我的太姥姥是1900年出生,我小时候太姥姥河她的同龄人经常提起建国前的那场鼠疫,都说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如果当时没有伍连德博士的忘我工作,也许今天的哈尔滨已经变了模样。


 

    小时候妈妈经常带我去挖野菜,几家的姐姐嫂子带着孩子一起去,有一个地方叫国防道,有铁轨很破旧,妈妈说叫国防道,日本人修建的。当年只能走日本的专用火车,很多幸存的老人在证言中也对这段铁路有描述。铁道两边的野菜和风景都比别的地方好。随着知识的增加,才知道小小的国防道所承载的是一段屈辱的历史,和平房区北厂的731罪证遗址相比,可能这段路比较隐蔽,但很庆幸最近几年随着历史的透明,很多学者也开始关注这条作为重要证据存在的破旧铁轨,希望在若干年后我的孩子也能有幸再在这里挖野菜看历史书籍,能知道当年的历史当年平房人民所受的苦难,知道国富民强永不受侵略的责任。

   737罪证陈列馆现在每周闭关一天,免费参观。单位团体提前预约,每次去都会带一束鲜花送给逝者安息。



本文日志内容是关于微博推荐 -《侵华日军731细菌部队》,如果您喜欢就把它分享到您的QQ空间吧。

首页|东北旅游|国内旅游|国际旅游|旅游攻略|冬季旅游|夏季旅游|网站地图|关于我们


1015104337 1565568721 1976004493 1093615675 2368543604
×